地方国企“混改”进入扩围关键期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19-01-18 【字体:

日前国资委召开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透露出2019年地方国资改革路线图。《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2019年地方国资在包括债务化解、创新支持、员工持股等多领域深化改革。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地方国资“混改”和重组的步伐也将提速。在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权多元化,切实转换企业经营机制的同时,各地还将深入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出资的国有企业,以及主业处于竞争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扩大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范围。

2019开年伊始,多个省份已经将今年划定为国企改革的关键之年。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各地国企“混改”速度明显加快,根据记者梳理,上海、广东、江苏、天津、山西等地均在紧锣密鼓的酝酿新动作,并根据自身情况制定了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其中混改和兼并重组无疑是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例如按照北京市国资委要求,北京市国企改革将着重提高国有资本证券化水平,积极推进分层分类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有序扩大员工持股试点范围,推动条件成熟的一级企业实现整体上市。辽宁省发布《加快推进全省国资国企改革专项工作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省属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面达到70%以上,培育10户至12户国内一流或行业先进企业集团。方案提出,到2020年,辽宁省国有企业资产总额力争突破3.5万亿元,所有者权益突破1.5万亿元。

回望2018年,在国内外经济环境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国企改革发展上交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向记者举出了这样一组数据,2018年,国资监管系统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54.8万亿元,同比增长10.3%;实现增加值12.4万亿元,同比增长9.8%;实现利润总额3.4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实现净利润2.4万亿元,同比增长12.1%。值得注意的是,地方国资在其中的表现也同样令人惊喜。广东、浙江、四川、安徽、江西等11个省(区、市)国资委监管企业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増幅均超过10%。

一直以来,作为本轮国企改革的主力军,地方国资都在积极和推进各项改革,并出台多项措施。科技创新方面,北京、上海、山东、河南等地出台鼓励和支持科技创新措施,广西、深圳等地明确将科技研发投入视同利润考核,有效激发了企业创新活力。严控债务风险和非主业投资方面,河北、江苏、浙江、湖南、广西、海南等地严控非主业投资,引导企业更加专注实业发展,集中精力做好主业。兼并重组方面,各省(区、市)国资委推动36组监管一级企业实施重组,有力促进了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国有资本运营效率提升。值得注意的是,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扎实推进,各省(区、市)国资委监管的各级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已达45.9%,上海、重庆、山西、广东等地共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122家,有效促进了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优化配置。

员工持股试点也是地方国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全国共选取了192户试点企业,在促进机制转换、吸引留住人才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中长期激励进一步加强,各省(区、市)国资委加快探索经理层市场化选聘,监管的83家一级企业市场化选聘261人。

央企改革如火如荼之际,以深圳、上海、广东、山西等地为代表的地方国资改革也显著提速。数据显示,2018年地方国企重大资产重组事件合计58起,较去年的57起基本持平,但是交易总价值却从去年的1881.40亿元上涨为3358.59亿元。公开资料显示,“双百行动”已遴选出404家国有企业,涉及上市公司111家,其中半数为地方国企。除北京外,分布公司最多的地区为山东、天津、广东、江苏、辽宁、上海等地。

国资监管也是2019地方国资改革值得关注的部分。“各地国资委不断完善监管方式,北京、山东、河南等地积极搭建信息化监管平台,监管效率不断提高。同时加大违规责任追究力度,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有效落实。”肖亚庆说。据了解,北京、山东、江苏等22个省(区、市)国资委制定实施企业违规责任追究办法,有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对下一步地方国资改革方向,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兼并重组和“混改”都会是地方国资改革发力的重要方向,特别是一些专业化重组则可以提高国有企业资本配置效率,推动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向企业主业集中。

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国企研究专家李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随着国企“混改”步入新阶段,各地的混改思路愈发清晰,未来国企改革新的经验将从地方先涌现。本轮国企“混改”重点在于“混合”,以所有制变革为核心,以上市、推进员工持股为手段,切实地引进了社会资本、战略投资者,激发企业的活力。下一阶段,国企“混改”将着重在两个方面发力:一是以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结构为目标,积极引进民资、外资等战略投资者。除了引入民资、外资参与国企改制重组之外,国资也可以入股非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之间交叉持股也将加快推进。在当前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外资的引入或将成为一个亮点。在一般商业竞争性领域的国企可以在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下考虑放弃控股权;二是以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为准绳,加快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以市场化为导向的监管、考核、聘用、薪酬等内部激励机制。

http://www.jjckb.cn/2019-01/17/c_137750846.htm